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32)——找车去札达  

2013-12-11 22:31:14|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普兰回到狮泉河,天还亮着,怎么就混到半夜才睡。裴来找我问车,已过12点,他想与我同去札达,但我有事(明天中午方女士要请我吃抓饭),我们就没能同行。”
这是我当时记下来的。我跟这个裴也奇怪,我们不想放弃结伴同行、彼此借力的机会——他如果找到车岂不省我的事吗?我找到关系也能带着他用,可我们却再三再四地不能同行,离开阿里往叶城走时,他的时间表又早我半天。我们俩连半天时间都不肯迁就对方,大概连老天都觉得,这样的两个人,还是各走各的吧。
第二天上午,我到邮局取钱,顺便给老公打了个电话,让他往我的邮政卡里再存些钱。这是出来半个月给他打的第一个电话,也是唯一的一个电话,假如不缺钱,连这个也不会打。我在外面忙得很,总觉得打电话是一件分心的事,电话打得勤,他势必要分享我游荡的细节,而细节恰恰是千里之外那无谓担心的养料,我若告诉他,马上准备找车去札达了,他就会顺势往下关心,车找到没有啊,是什么车啊,安全不安全啊,一系列的问题,都跟着这个细节来了,这个落实了又会有新的产生,没完没了。牵挂就是相濡以沫造成的,我跟他相忘于江湖,他想担心也抓不住把柄。
邮局里有个长络腮胡的人老看着我,弄得我像小偷一样躲来躲去,最后总算看不见他了。我告诉方女士,怕这个人是图谋抢钱的,方女士不以为意地说,不会的,阿里这地方安全的很,犯罪分子犯了罪,根本跑不出去,方圆多少里都是荒漠,一抓就抓住了。
中午吃抓饭,在一个饭店的二楼,公共食堂一样的厅里,方女士的这一桌就在厅的一角,有其他官员一起吃。我对这顿饭吃了什么以及同吃的官员们毫无印象。只记得是普通的饭菜,也没喝酒,吃的时候还以为是同事之间的星期天聚餐,吃完了才依稀觉得买单的人在另外一桌,两桌人各行其事,也没见相互间怎么应酬,被请的人先吃,吃完就走了,请客的那一桌开席比较迟,还在热热闹闹地吃——从形象上看这后来的一桌显得粗糙一些。这种不言而喻的纹理超过了表面的内容让我记得。饭后,我背上包去一个叫桥头的地方,人们说这里会有便车。这个地方,路面很宽,高低不平,有很多土,车开过去就扬尘,路的两边都是些什么店我也没在意,我只是不断地从路这边走到路那边,哪边来车就到哪边,有时还要追着刚刚起动的吉普车跑一阵,或者踩上卡车驾驶室的梯蹬,扒在车窗外面,反复的只问一句话:去不去札达?从三点多钟开始问,一直到下午五点,才问到一辆去札达的卡车,当时只关心车,不关心自己,隔着十年的光阴望过去,我看见自己在尘土飞扬的路上颠来跑去,听见自己重复的问话,去不去札达?想我在进阿里之前,也曾想象过找车与等车的无聊状,结果一路上都算幸运,没那么惨,只有这一段场景,让想象有所兑现。
卡车司机是汉族驾驶员,小个子,我跟他谈好了去札达的价钱,正想上车,他却说马上不走,让我吃过晚饭八点半钟到另一个地方去找他。还有三个小时,我无处可去,只好再度回到方女士家。方女士的爱人给札达县的组织部长写了一个条,让我带着,还说他会再打一个电话去。然后我再度告别,按照方女士的指点,去找与驾驶员约定的地方。从热闹的街道一直走到僻静的街道,继续走的一刹那,我忽然疑心自己找不着车了,一时顿觉前方渺茫,后方无路。假如找不着车,我也不能再转回方女士家了,不能让他们一次比一次周到的送别,总也送不走我。还好,机械地又走了一阵,像看见情人一样,心跳不已地看见了车。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