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31)——离开普兰  

2013-01-31 10:55:56|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普兰以前,小曹送给我几个泥做的小菩萨和小佛塔。那是他在爬山的时候捡的,叫一个奇怪的名字——擦擦,虽然奇怪,我一直都记得。可是写到这一节的时候,我才发现,不知从何时起,我居然忘了这个名词了。

并且这种忘,是无法从我的大脑内部加以挽救的。因为擦擦在我的词汇库里是孤立的,不曾与其他的汉语词汇建立过联系,实物的形象也与名字毫无瓜葛,我不能奢望触动某个相近的神经元把它调动出来。以前之所以不忘,是因为往来不曾中断——那时人际交往多一些,到我家的人,我都会展示给他们看。擦擦很小,放在手心里掂一掂,分量还不轻,其质地像石头一样又干又硬,凸起部分有点含混了,显示了回归泥土的倾向,但鼻眼纹饰毫不马虎,超细超小地表达着模型的旨意,脆弱而坚定。我从未怀疑那一直延续的记忆会消失,也绝想不到要用对象化的记忆——比如用笔记下来以防遗忘。谁知几年没提它们,它们的名字真的化为乌有了。

家人和朋友也都不记得这名字。我用“黄泥小菩萨”作关键词在百度上搜,也搜不到。不知道它遗落在哪个荒凉的角落里了。这种咫尺天涯的感觉真是无奈,因为曾经那么熟悉,我会忽然闻到它的踪迹,觉得它就在我旁边了,可待我转动脑子想要分辨那感应到的词是什么形状时,又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了。

后来还是在百度上搜科加寺,无意中从《走遍中国》的视频上看到了它。只觉脑中电光一闪,一块暧昧不明之地被照亮了。我以为我终于把一个名词从荒漠里救了出来,谁知只要找到了擦擦这个关键词,百度就在我们面前打开了一个繁华世界。原来擦擦是那么的源远流长,古往今来,东西南北,有那么多人都知道擦擦,追捧擦擦。

擦擦来源于梵语,是藏语音译,意为“复制”,是用凹型模具磕制的禳灾祈福的聖物,与唐卡、酥油花一样,是藏传佛教艺术的代表。网上有一个人说,她曾花3元、5元、10元一个的不同价格买了数十个“擦擦”,带回内地与朋友们分享。但欧美的文博和收藏界盯上了名擦,药擦,蜂拥到西藏,收藏的价格有的高达几千几万。所以近些年有大批仿旧的擦擦冒出来了。模具用的是旧的,颜料不对,是工业颜料。

我把擦擦用几层面巾纸包着,分别夹在衣服里,不使它们磕碰。因为有擦擦在背包里,我的两肋的意识也为背包体积撑大了一圈。离开普兰是早上6点,天很黑,重新见到高个子驾驶员,有跟他回家的亲切感,不过我们也没说什么话,他的小儿子照样很矜持地坐在我们中间。邮车摸黑走了很久天才亮,到达鬼湖的时候,一片稚嫩清晨,一切都还朦胧未醒。驾驶员忽然按起喇叭来。我吓了一跳,赶紧向路上去找,看有什么东西引起鸣笛的需要。什么也没有。后来我才明白,他就是想吵一吵,扰乱这清晨的宁静。此后的路程中,他只要开得顺,开得开心,一马平川见不到障碍,他就要如此宣泄一番,那姿势表情就像做军事游戏的孩子在乘胜追击一样,一路大喊,不过他是用喇叭喊。不按喇叭的时候,他就反复放一首关于雪莲花的歌,他的车上大概就这一盘磁带,但那首悠扬而激情的歌还真是百听不厌,我一路上已经听会了,心想,回到阿里,一定要去买一盘这个磁带,还记下了歌手的名字德乾旺姆。后来也没去买,旋律到如今早已记不得了。但我相信,假如有朝一日让我重新听到,它一定会让我想起当时的情境和那个驾驶员,我会因为想起后者而认出这首歌。驾驶员不怎么说话,喇叭和这首歌就是他的话。驾驶员的名字叫达瓦次仁。

他知道我下一步的打算是去札达,在途中的一个地方,问我要不要下车从这里等便车,省得到了狮泉河,还要重复走回来。我下不了决心,邮车与狮泉河此时都令我产生家的依恋,下车等候则是新的漂泊的起点。最后我还是决定回狮泉河,因为连续走下去,我的钱可能不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