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两份报纸的总调度  

2013-01-26 11:47:42|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家看报纸的程序是这样的:每天早上,晓龙开信报箱,把报纸拿上来,一共两种,交给我妈。我妈在客厅的茶几上,将报纸分别理好,A版B版C版地分开,上午给我爸看扬子,下午换晨报,他们俩轮流看过,我妈再一次理好,放到音箱上,让晓龙拿走,晓龙最后一个看,他看完了,这个报纸就归到废纸堆由他去卖了。有时晓龙不拿回自己的房间看,他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他刚把报纸拿过来放到茶几上,一转眼就发现不见了,原来我妈又放回到音箱上了。

于是就有一番辩论:我把报纸拿下来准备看的,你收走干什么?

我不知道你准备看,这个报纸我一向放在音箱上的。

我知道你放在音箱上,问题是我已经从音箱上拿下来了。

你拿下来干什么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收到音箱上去。

你不需要知道我干什么,我拿下来自然有我的用意。

我没看到你有什么用意,我只知道把给你看的报纸放在音箱上。

问题是你已经放过一次了。

所以呀,放过一次,还要放第二次,想不到人勤快还得罪人。

你这不是勤快,你实际上是懒了一步。

我做事还懒啊?

是啊,你就懒得想一想,我拿下来有我的用意,你是用不着再收的。

行……那我以后……就不收了。

我妈对女婿到底是客气了一点。她最后的表情带着一点难堪,很少见。一贯要强的人在辩论中落败让我不忍,以至于我很想帮着她说几句,我知道她会说什么,这样的台词早已烂熟于心。我这也真叫好了伤疤忘了痛,一旦成了旁观者,就与当事者的心态不一样了,晓龙与我妈辩论的前一段,我在一旁听着,如回形针般往来穿梭,很感到对称的乐趣。

如果是我,我妈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放我一码。

她会说:那你就应该告诉我,你拿下来是准备看的。

我会说:我自己想怎么做,干什么都要向你申请啊?

那我就要收,因为你们家向来是乱放东西的。

那是你看着乱,我们自有条理。

切!条理,你随便让哪个看看,哪个能看出条理来。要不是我收拾,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

假如我也使用对称法,对她说:那你在收之前是不是也可以问问我呢?可我的致命伤就在这儿啊,我不能讲这个话。她倒是不怕问,我怕问,我怕解释。所以,我宁愿选择闭口不言,听她的。

这报纸一旦拿下来,就要守着它看,直到看完,不能临时有事干别的,因为它的背后有一种无处不在的严格的旨意,一旦离手,它就像被橡皮筋拉着,忽的一下,弹回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