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伤不逝  

2013-01-02 01:05:54|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旦早上,我们家的挂钟不走了,停在凌晨两点。这个钟原来是走得快的,我们懒得调,每次看钟都要做一个减法,先是减5分钟,后来要减到6分、7分,然后又只减5分、4分、3分,越减越少,钟摆也老早地不动了,我想一定是电池快没电了,便等着它停,它偏偏不停,这下终于停了,停在一个带有戏剧性的时间点,很像电影里那种拼命逃生的主人公,好不容易跑出敌人的火力圈,进入了安全地带,然后就休克了,我的钟也仿佛好不容易涉过了艰难的2012,拼全力跨进了2013,一过界,就卧倒没劲了,等着我们给它补充能量了。

我也要给自己补充能量了。今天早上,我妈说,你今天没事,把头发染一染吧。我说,谁说我没事,我四个月没写博客了,我要写东西了。我指了指客厅角落里那张小电脑桌,说,只要我坐在那里,你就不要跟我讲话。我妈生气地说,好,我不跟你讲话,我也不跟晓龙讲话,你爸听不见,我也不跟他讲话,我干脆吃哑药得了。我不管她如何发牢骚,我希望那个敞开的角落能成为隐蔽的山洞。

活到现在,我很清楚给自己补充能量的方式不可能是别的,甚至不是我年轻时甚为需要的那些方式,比如:与有质量的朋友交谈,看各种非通俗类的书等等,这些朋友这些书的确会启发我的认识,但是假如我不在写作状态里,他们那已经成形的语词语句,不过是一些表面的装饰可以为我所用,绝对构不成能量的组成部分。甚至表面的作用我也用不到,因为我会记不得出处和原话,若要作为谈资,一锅东西会被我讲缩成一碗都不足,而且会变得没头没脑,不清不楚,须尾全无。

但是假如我进了写作这个山洞,在里面捣鼓足够的时间,我就会像阿克琉斯的脚踵沾一沾大地就能获得力气一样,获得能量,这个能量是通过对我自己的发现获得的,而发现是从文字运行开拓的境界里自动呈现的,所以写出东西与其说是付出,不如说是获得。

近来记忆力减退,很多词语会想不起来,主要消失的似乎是名词,当与人谈话时,这些不翼而飞的名词会让我看到光阴留下的空洞。有的是前些天才提起过的,比如家里的管子钳,我老早搞装修的时候买的,挺长挺宽的占地方,我以为用不着,就送人了,老公修下水管道,找了半天找不到,来问我,那些天我嘴里就老是管子钳管子钳的。可昨天跟我妈说这事时,这个词忽然就找不到了。还有一些字的偏旁会忘记,有些偏旁,尚能根据形声字会意字的规律去找,有些字,则找不到规律,比如搪瓷的“搪”,我那天忽然忘记是提手旁了,想了很多的偏旁,拼在“唐”的旁边都不像,也就是说,这个字的字形在我脑子里的底版还存在,它还能发挥验正作用,可它就是不显形。我坚持不查字典,不开电脑,它始终不主动冒出来,到了半夜两点,一觉醒来,还是没有踪迹,实在心痒难熬,就开灯去查了字典。我想,按名词消失的这般速度,我面前的大千世界,很快就要变成大百世界了,由多变少的过程苍凉零落,好像一个原本丰富热闹的大商场,如今很多柜台都撤了柜,留下一片片空白,使人看着懊丧惆怅。但我同时悦纳这个现实,我只想观察这个过程,不想弥补或对抗它。因为流逝固然让人忧伤,不想让这一切流逝更让人忧伤。

我妈妈采取很多方法不让时光流逝。她以前记性好,能记得哪年哪月发生什么事,后来记性不好了,她就用笔记,记事记账。她不断地回想从前的事,不断地重复讲,仿佛这些事永远也过不去似的。前些天,她的缝纫机搬过来了,三年没做,差点忘了,好在动作记忆是不容易忘的,她先是把我们家要做的东西做了,然后她就回忆起在学校教书之余还当学校的缝纫厂厂长的事。我忽然灵机一动,想给我妈扩大点口碑,让别人夸她不是省了她的口舌了吗?正好邻居有小男孩的裤子,每条膝盖都磨出一个洞来,邻居买了很多贴花盖住这些洞,贴花边缘需要打一圈,我就把这活摞来了。结果这活对我妈妈的眼睛来说有些吃力了,毕竟她87岁了,让缝纫机针在小男孩的小裤腿里转,还要沿着贴花曲曲弯弯的边缘走,她常常看不见,只能瞎蒙,居然也蒙得不错,补了3条裤子以后,第四条还是夹的,我妈妈想把里子拆开,我没让,我说这就太麻烦了,我还给邻居去吧。我就还回去了。邻居说,拆什么里子,就打在一起好了,哪有那么讲究?不过还是不要给你妈妈添麻烦吧。我说,我本来是想给我妈增加一些成就感的,这条没完成,她会有失败感的,我还是拿回去吧。又拿回来了。我以为不拆里子我妈很快可以打完,谁知过了很久还没好,过去一看,她说,本来已经打好了,因为里子的布很软,又松,有个地方就没打平整,虽然外表毫无影响,也不影响穿着,可皱起来的那一小条她自己过不去,所以就拆了重打了。我看她戴着老花镜一点点拆那么小的针脚,那一瞬间心真是疼了。她一定要让出自她手的东西像过去一样完美,为此付出了不必要的精力,我以后再也不给她摞事了,宁愿让她通过话语沉浸于过去的完美吧。

元旦一早下决心一定要更新博客,结果还是拖到了元月2日的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