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亲情内部,犬牙交错的边界(1)  

2012-09-03 11:45:53|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完瑜伽课回来,爸妈、老公都已经吃过饭了。剩给我的热在锅里。我妈撇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跑来看我吃饭。她说,咦,怎么还能给你剩这么多饭呢?今天的饭本来就少,那晓龙吃的是什么?

我们家吃晚饭,老公通常不跟我们一块儿吃,他总是后一步,我们吃饭的时候,他会在超市里买菜或干些什么,等我们吃完了,他把剩汤剩水的,哗啦一起,倒在碗里。虽然他不讲究,我妈妈还是要把我们搛过菜的菜碗调理整齐,还要度测一下饭菜够不够,如果不够,各人就少吃一点。她所费的这些功夫,晓龙是看不见的,看见了也认为没必要。他再三对我们说,你们只管吃你们的,我不够再做。他在我们家是烧饭的主,他做就是了。可我妈妈却追求一种安排上的精确,她一定要保持对全局的清楚——哪怕这个全局已经过去了。

她开始打开冰箱及各种橱门查看,晓龙这顿饭是下了面条?还是下了水饺?结果都不是,她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去问又怕挨冲,就叫我问,还学出一种轻盈口气——大概潜意识里也知道这事微不足道,便教我故作天真、尾音上扬的问:你今晚吃的是什么呀?她知道必须把我扮作连家常饭的世面也没见过的样子,才与这问题匹配。

我说:妈,你又来了,你管他吃了什么?他饿肚子也不关你事啊,何况他是不会让自己饿着的。我拖着下坠的语调,企图让她的问题坠毁在地。

那他到底吃了什么呢?她继续问。不离不弃,还是上扬。我则继续往下沉:我对他吃什么,真的,真的一点好奇心也没有。

这事一来一往推挡过本该结束了。谁知晚上看完电视,我还是去问了。再小的事就像身上的痒,不能抓,一抓就会扩大范围。又像作祟的蛆虫,经过两小时的潜行,终于从她的身上拱到了我的身上,再从我的身上伺机扑向我老公。还好,晓龙并没有听到我们在厨房里的对话,如果他知道这种提问带有蓄意的性质,他就会产生保护性反应:你们管得着吗?而现在,因为我本身不好奇,我的迹近无聊恰好过滤了窥探的蓄意,他就很正常地回答我,他吃的是饭。我说,那你肯定不够,给我留的饭又多。他说,哪里多啊,你的饭是倒在菜碗里的,下面全是菜你不知道啊?

我知道的,但是没过脑子。整个过程中,我都悬浮在思维的外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拒绝过我妈了,这会儿又接过这个问题去问,问到答案以后,又不想满足我妈的好奇心,指望她不了了之。这全部的举动都是自相矛盾的,在空中游移不定,似乎我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这就是家庭的力量,在大量无可无不可的境况里,我没有自己。还是我妈立场坚定,到了第二天她还没忘,又来问我,你问了没有?我只有把答案给她,这一页才翻过去了。

类似的问题在我妈的世界里犹如细菌泡在营养液里,活性非凡,只要被她灵敏的耳目捕捉到一点信息,都会演绎出细碎而广大的关心。有一天,我电话与人相约见面,那人说要七点才到家。放下电话我就等着了,我妈无微不至地问:你还不去吗?其实我解释一下等到七点也没什么,可我突然不想解释,就没回答。我想让家庭内部的交往有所中断,才不至于那么频密,但是我知道她放不下,我也放不下,少了这个答案,她的世界就是不完整的。她的世界像锯齿一样嵌入我的身体,我必须在适宜的时候把答案补给她,否则我也是不完整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