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生死难题  

2011-09-16 17:01:29|  分类: 记事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去报社找一位同事玩,问及她母亲的身体状况。该同事对她母亲极好,我印象最深的,是前些年她母亲与来自福建的几位老战友聚会,做女儿的请她们吃饭,还送了贴心的礼物,让她母亲极为骄傲和尽兴。后来她母亲记忆丧失,从家里出来不知道怎么回家,走丢了,她急得到处找,疯了似的一遍遍地给交警中队打电话,询问她住家附近有没有发生车祸之类……总之她的这个母亲让她操了不少心,直到现在,老人已经没有自主意识了,跟植物人差不多,完全靠医疗器械和球蛋白等维持着生命——讲白了,就是靠女儿的钱来维持,没有起死回生的希望,只有不生不死的拖延。我说,她活到这个岁数就是去世也没什么遗憾了,再拖延下去有什么意义呢?同事说,没办法,她是我母亲啊,我只能这样。如果是外人,我可以凭理智做个选择。

听她讲话的口气,看她的表情,倒也没有太多纠结,甚至连哀怨都没有。她本来也是个好操心的人,现在居然放开不想那么多了,医院说要交什么费用她就照交,因为她无从判断有无必要,她母亲的身体不能给她任何提示。这是现代医学构成的一个伦理陷阱。看到她那一副含笑负重、恬淡放空的样子,我为此久久缠绕。

我现在就写在这里,将来决不让我儿孙为难。假如我自己的身体器官不能新陈代谢维持我这个躯壳的存在,假如我没有自主意识了,请你们允许我保留自我衰竭的权利。我的身体和神识本来就是因缘聚合的产物,这些相聚的因子总有一天要分崩离析四处散去,当一部分散去了,还有一部分没散去的时候,不要加入种种呼吸机、或鼻饲设备来维持这种聚合,要说“我执”重的话,我也还是认我自己的眼耳鼻舌身意,当这些不起作用了,就用机器来拼凑我,我是不接受的——那已经不是“我”了,那是一个怪怪的半生物半物理的人——那不是你的母亲了。所以,请送我回家,如果不能亲诵心经,就用录音不停地放,用“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这样的语句送我的神识走,我何必要死守这一个躯壳的偶然呢?既然世上有那么多的偶然。这朵花谢了,我会到另一朵花里去开放,在这种时候,藏传佛教的种种见识,要比世俗伦理更能解决生死难题。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