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23)——套间的反式安排  

2011-06-05 13:52:40|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车以后,我跟邮车驾驶员约定,后天继续跟他的车回阿里。然后我就准备上街找旅馆了。可驾驶员喊住我,叫我最好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否则他没处找我,万一我后天睡过了呢?

我这才注意到这个院子的功能不仅仅是邮局的一个停车场,边上还有一排充作旅社的平房,只是人气惨淡。我不得不放弃扑向闹市的企图。为办手续还等了好一会,住家一样的传达室里坐着几个人,都不管事。有个女的进来了,她被指认为管旅社的人。我交了钱,这个简陋的旅社价格不比阿里的地区招待所低多少。女的派一个男的领我去房间,是个大套间,外间有五张床,里间也有床,一把挂锁锁住了里间。我想往里住,隔着门上的玻璃看看,里间有点像放床的仓库,很挤,服务员也不让我住。我问有没有小一点的房间,他说没有。于是我就占据了外间这个大而无当的空间,并在每张床上坐了一下,最后选中了进门右手的角落,因为这里有两面墙和一张桌子,桌子可以发挥一点类似防御工事的心理安慰功能。

天还有点亮,我去街上吃了一碗七块钱的白菜肉丝面,然后走到东风桥边,隔着孔雀河,看桥对面传说中的“尼泊尔大厦”——这是一座陡崖,有二百余眼窑洞,据说是行商、朝拜或乞讨的尼泊尔人栖身的地方。“尼泊尔大厦”给我留下的印象只是一个意念,我清楚地记得我有看它的举动。它应该是有经幡飞舞的,我也应该看到这些,但我不记得我曾看到这样的形象。当时已经夜幕四合,我无法拍照,也没想拍,也许就是这个动机受阻,我压根就放弃看它了。我有分寸地驻足在对岸,允许它把它的诱惑放到明天。奇怪的是,我却体验到了那面山崖从我的视野中婉转抽身、温柔地与我分离的过程。在逐渐暗下去的天色的侵蚀下,它解散了自己的边缘,收敛了自己的神采,仅留下点点灯火谨慎地眨着眼。我没有用目力去计较,因为我不过是利用一天的尾声,顺便看一眼而已。哪里知道这不求甚解的一眼,抢去了我第二天看它的初机,我第二天竟然忘记在过桥之前再看一眼了——当时有个人陪我过桥,我们讲着话就过去了。放弃真的成了我与尼泊尔大厦之间被注定的主题。

回到旅社,要了一瓶开水,洗了脸和脚,就早早地坐上床了,脚盆水也没倒,外面太冷,院子在月亮的照耀下冷白冷白的,我刚才像黑影一样穿过院子,去那边残垣断壁的厕所,倏忽来去,瑟缩不已,洗过脚以后就不想再下床开门出去了。

正躺着,快要睡着了。忽听有人开锁,咯吱咯吱的,我正怀疑是不是开我的锁,门开了。我惊得坐起,只见一个男服务员带着几个喝了酒的汉子走了进来。我叫:你们干什么?他们也不理我,就在我住的这间房里晃,有的还坐在与我相邻的床上,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到威胁临近。这时男服务员用钥匙开了里间的门锁,对他们说,这个里面好住。我惊愕地质疑:这怎么可以?!但是我的质疑不仅没有任何作用,甚至没引起任何反应,以至于我现在都怀疑,我当时有没有叫出声?因为这几个人的态度就好像他们听不懂我的话似的。大概我们的规范系统真的不相同,他们觉得这么套着住,就和住我隔壁一样正常,男服务员也不认为这样的安排威胁到我的安全,他一句解释都没有,就走了。那几个人有的进了里屋,还有两个仍然逗留在外屋,饶有兴趣地审视我。我的私人空间在他们眼里一览无余,尤其是那盆未倒的洗脚水,此时尤显得不堪,仿佛它是一个未完成的私人动作。至于我坐在床上的样子,倒还好,因为对被子不放心,我总是穿着毛衣毛裤睡觉的。后来等这些人都进去了,我把牛仔裤也穿齐全了,包也整理好,以便套上棉袄就可以逃命。不过措施虽然如此,我倒也不太紧张了,我就认了他们的规范又如何呢?说不定真的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呢?既然那两个人愿意跟我聊,我也就没事人一般地跟他们聊了一会。后来各自睡觉,一夜无事。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