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22)——穿透时空的相遇  

2011-06-01 11:46:44|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以后我回想圣湖,印象最深的,还是驾驶员儿子的那一眼,一种清通直达心间。孩子与我的默契,甚至带有幸福的旨意,这种旨意使他往来多少趟积累下来的对圣湖的烂熟及不用看,与我积累了一路的一睹为快的愿望,相互激发、接触,并发生中和反应,这完全是际遇使然,让我们于无心中开出了清净之花,在圣湖将现未现的空白瞬间,孩子那一眼,将他此前的熟悉感恰到好处地嵌入了我此前的陌生感中,我们就像凹凸两个字一样相互契合着,新生出来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这感觉让我们从个人经历的束缚中释放出来,于是圣湖向我们呈现出新鲜而完整的状态,它比现实中的湖水早一步——通常我们所盼望的事物都比我们想象的进程来得慢,所以在现实中等待愿望实现,常常让我们等得心花萎谢,但是当我从孩子的眼里收到圣湖传来的先兆时,这两者的步调得到了统一。这个瞬间,才是我们与圣湖相遇之激动的顶峰,真的面对面观看,不过是一般的赏心悦目罢了。假如像在一般旅游中所经历的,当圣湖出现在眼前时,导游引导我去看,介绍说,这是圣湖。我怎么着也觉得隔膜,因为我和导游只能固定在各自不同的经历里,品味着双方的差异,不能穿透时空,邂逅对方的感觉,并彼此融合。

我想起这次进藏以前,还在云南,在去德钦的长途车上,一个生意人模样的男的,从一上车他就看着我,我用冷漠的眼神封杀我旁边的座位,也未能阻止他坐在我的旁边。他一路上跟我搭讪,问我:你有40岁吗?你一个人寂寞吗?我要么粗声回答:我都50多了。要么不理他。他不死心,开始为我当免费导游,又滔滔地介绍自己,说他1982年就在这条路上做生意,把大的装水的铜锅运进来,700元卖1400元,一趟净赚两万,给翻译1000元,那时藏区有钱,砍木头往外卖,一直到有一年发了大洪水,才禁止伐木。这条路上有一个东竹林寺——也是这个人介绍的,在靠他座位的那一侧。我略微侧着脸看,车开过以后还想继续看,但又不想让他看出我的企图,就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他也没顺着我的眼光往外看,却独自嘀咕了一句:看不到了。我差点笑出来,就是这一句默契的话让我记住了他,因为尽管我对他建立“围墙”,我却挡不住围墙的底部有一种壁垒消失了,我遇到了古往今来无数路人的共同经验。因为这句话,我在后面的路程中也不那么犯嫌他了。

从阿里出发,当天就到了普兰。普兰分了几个步骤、以几种不同的面目进入我的印象。先是一个村庄,车一停下,驾驶员的孩子就拎个小桶去沟渠里打水,给他爸爸洗车。这个村庄用它的色彩犒劳了我,使我那老看戈壁而习熟了干苦的眼睛重新品尝到甜美,绿色的田野、绿树,充沛而清澈的蓝色渠水,黄灰色的土坡——就连这土坡也干净利落,土质细腻紧密,在夕阳下,它用阴影折叠出挺拔的裙裾……仅此色彩与光影就让我觉得路途辛苦得到了报偿,北京人裴不到普兰来真是太亏了。普兰的海拔跟拉萨差不多,它的土地有江南的滋润,天空还是西藏的,蓝天下最远处是蓝灰色的山峦及雪顶,那就是喜马拉雅。

在这个村庄里下了一些人,我们继续走,后来进入了普兰县城,路两边紧锣密鼓都是房子,散发着人气的召唤,我觉得可以停了,邮车却一直不停。夕阳从侧后方照过来,光线衰微,兜揽不住邮车,只能放出长长的阴影让它走。路两边的房子渐渐变得稀拉,像省略号一样不连贯了,眼看我们就要再次落入乡下了,还好,在房子寥落的尾声中,邮车终于选中了省略号中的一个点,拐了进去。这是一个看不出名堂的大院子,破而荒,没挂任何跟邮政有关的牌子,邮车也认它。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