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24)——道路与雪山的密语  

2011-06-11 11:07:43|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上午,我背着包上街,并不知道该如何利用这一天,也不知道普兰周边有什么需要看的,但我一看到街上有卡车在发动,就本能地想爬上去,跟它到一个未知的地方。我问司机:你们去哪里?他说了个地名我也不懂。又问:带我去好吗?他说:200块。我一听,比我坐邮车驾驶室都贵,不知道他是漫天要价,还是要去的地方真的很远。但不管哪种情况,我都不能去了,否则邮车驾驶员就找不着我了。

我了解到离普兰县城20公里处有个科加寺值得去——不是从资料上查到的,是听当地人说的。但为什么这些当地人(是几个?男的女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他们仅仅成了逻辑上的存在。不,他们肯定是有历史真实性的,否则,我从哪里获得以下那些既不连贯又不完整的信息?比如:“要去就得上午去。”又比如:“下午水大。”这些信息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科加寺是要开车去的,跟水有什么关系?又为什么下午水大?我怀疑自己听错了,心里很不爽。可他们说的如果不是水,又是什么呢?我记得当地人给出的每一个答案,都跟我的问题不对茬,不对茬,反而落地生成一堆新问题,疑云密布,或许这就是他们没留下清晰面目的原因?我现在想象他们,就如梦里的情景,一群背对着我的人组成一圈,我在圈外扣问他们,他们死活不肯转过脸来对我正面解释,仅仅是防御性地抛出一句两句为了避开我。也许在他们看来,这没头没脑的一句两句已经足够了,事实就像2+2等于4一样好懂,难道2+2等于4还需要什么额外的解释吗?

在他们的世界里,事实确实就像脚下踩着的土地一样明白,他们的路况从来就是如此,车子只要能开,没有路,河滩也是路,他们的雪山也不仅仅是照片里的风景,到了下午四点多钟,被晒了大半天的雪水化下来,化成河,就成了行车的障碍了。只有我们这些外地的蛮子,看不到雪山、道路、河流以及阳光之间的往来故事,这往来的语言都是密写的。我们被城市文明娇惯长大,对大自然的这类密语,早已丧失了自然人的敏感,而当地人则太熟悉了,熟悉到无知觉,所以他们也看不到我们这些睁眼瞎的困难,指起路来竭尽省略之能事。

见他们一副懒得搭理我的样子,我也懒得在口舌上多费事了,就把这个疑团囫囵吞了下去,待后来搞清楚其中的过节以后,心中不免委屈,觉得这个简单的“枣子”在胃里横亘了太多时间,不值得,以至于问题解决了,那疑团存在时的雾雾淘淘之感,迟迟得不到消化,或许它像云一样悬浮在我胃部的记忆里,是为了等待文字这个最有效的消化酶来解读它的意义?

假如我当初明确地得到了当地人的口齿之力,方便地了解了这个关于出行的具体问题,那么我的植根于城市环境的理解力就不会受到挑战,我会很轻松地跨越并忘掉两个系统的隔膜,就像在旅行团里有导游解说,不知有多少这类问题被我们听过后就一笑置之了。只有消化隔膜时半明半昧的不适,以及被延长的滞涩的求解过程,才给想象与反思提供了机会,让我反省到自己的新环境意识有多么幼稚。虽然我在阿里走了一些时日了,我对环境里各元素的认识依然是孤立的、缺少延伸性的,我想象不到一条坦白无遗的路,会在雪山、天气的影响下魔术般地变幻出种种危机,而这又是多么的富有魅惑力!“下午水大”这个限制给科加寺平添了可望不可即的魅力,我打消了在街上找车的闲心,决定去普兰县委碰碰运气。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