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21)——圣湖与鬼湖  

2011-05-26 13:47:18|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过神山以后就遇冰雹,后来又晴了。”我在笔记里记了这么一笔,事实上我当时不知道是冰雹,只觉得是一阵急雨,打在车顶的声音比较硬,驾驶员告诉我是冰雹,这个名词的刺激性大于我的体验,符合我把高原天气妖魔化的倾向,遂欣然记之。

下面的节目是玛旁雍错和拉昂错,前者是圣湖,后者是鬼湖,据说两湖原来是一体的,水位下降才成了两个湖。我这回不像看神山之前那么不安了,只是默默地关注着路的两边,等待着湖水出现。我的观光症状已经匀了一些给驾驶员,因为我一路上用相机演绎的崇拜之情,给他司空见惯的景物增添了乐趣,他开始分担我的兴致,不过他的参与仍然是以对胶卷负责的形式出现的。当两匹野驴跑过时,他主动停下车来让我拍照。照片洗出来只有交织在一起的两个棕红色的小点,在黄绿色的草甸子上几乎看不出来。天阴下来的时候又有野鹿从车旁跑过,驾驶员的儿子用眼角扫到,他一说,我立即扭头去看,野鹿已经跑出眼框刮到的范围了,一个黑影子擦过右边的眼角,像吊眼稍的眼影,在我的太阳穴一带留下了想象中的一块淤青,又瞬间化掉。

圣湖在远处露了一小脸,然后就不见了。驾驶员告诉我前面还能看到,我就放心坐着了。在邮车即将爬上一个山坡的时候,驾驶员的儿子忽然看我一眼,我想肯定是圣湖到了。这一眼犹如乐曲开头一个空的音符,声音还没出来,音乐已经开始。果然,一片湖水出现在路的左边,湖水像透明的绸缎一样细腻,又生动得娇气,令人陡生珍爱之情——我的双肩不自觉地微抬,仿佛要提着心去接受它。驾驶员把车停下,我带着他7岁的儿子跑下去,跑得近了点,看到粼粼的细浪,是真的水的样子了,反而不觉得水质的通透神奇了。我们匆匆拍了照,就上车走了。

鬼湖的颜色比圣湖深,深蓝深蓝的,也很好看。驾驶员说它是咸水湖,我后来看余纯顺的书,他不信邪,在鬼湖痛饮了一顿,说这里的水是有生命的水。很奇怪的是我完全记不得去普兰的路上是怎么看鬼湖的了,只记得从普兰回来,邮车沿着清晨的湖边开了好长一段,不过没停车,大概对鬼湖敬而远之吧?回程到了圣湖,驾驶员是特意将车开到湖边,让所有的人都下车去亲近湖水的。几个从尼泊尔过来的朝圣者用湖水沾沾额头,然后洗脸,他们还带着水瓢。我用手捧着水喝了几口。后来肚子里咕噜咕噜滚,也许是水太硬了,肠胃有点不适应,倒也没什么不舒服。

圣湖的光线不如来的那天好,但我可以看得仔细一点了。玛旁雍错有一个角度是比较经典的,背景是以纳木那尼峰为首的系列雪山,前景是优美的岸线,像一个弧度过大的括号环抱着湖水,岸上还有飘拂的五彩经幡,我在匆忙之中难以找到将这几个元素的构成比例搭配得当的拍照位置。拍出来的照片,湖与雪峰都挤得扁扁的,括号成了尖角,不是地太多,就是天太多。可不管怎样,在圣湖我还是有所作为了,在鬼湖却没作为。观光客最大的作为其实就是拍照,看到一个景色就忙着想怎么拍,我被邮车的路线和速度所限制,在那么长的湖岸上与湖同行,直不笼统的光是湖,总也感觉不到按快门的价值,偶尔有点画面,刚受到点激励,车又开过去了。拍照的意识就这么沿着岸线与湖水平行,在伺机出击的犹豫中始终不相交。我就像得过且过的人一样,将日子一段段地打发过去,却想不起这日子是怎么过来的,鬼湖是伴我而行的一条蓝色平行线,没有距离和角度的变化,画面就跳不出来,观察也难以发生。只有在湖面即将消失时,我随便按了一张,这是距离变化带来的唯一画面,它留下了向地平线退去的一细溜湖面,大片的戈壁滩,湖对面不知名的青色山峦,以及多云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