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离开,命运会怎样?  

2011-03-30 12:10:46|  分类: 记事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对面的那片海滩,有我外公住过的房子。解放前夕,他们已经到了香港,外公外婆带着上小学的小姨在这里,两个舅舅在广州的名校广雅中学读高中。那时广州香港是可以随便通行的,舅舅们经常回来,动员外公回大陆。说他是国民党的文官,没贪污,没血债,保证没事。外公大概也想跟儿子们在一起,就回去了。我小姨与她中学同学的通信,写了之后的遭遇,她的文字有一种穿过磨难的收敛,使我对于这一段已经知道的母系家史,重新伤怀。征得她的同意,节选部分,放在下面。

小姨的文字,让我睹事思人,于是翻了些旧照片,插在信中。这是我小姨现在的样子。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小姨给几位同学的信:

近几个月来,我“寻回”了附中同班的同学,一连串的聚会和电邮上的书信来往,令我开心、兴奋,也令我挖回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回忆,这个被我封存已久的伤痛,重新令我伤心与落泪……。 

十岁,曾任国民党高官(中央警察厅财务署长)的父亲把我从香港带回广州,因为他相信当时的宣传,以为会既往不咎、宽大处理,所以选择不去台湾做官而落叶归根回到故乡。 过了不久,这个岭南大学毕业生、参加过北伐、经历过国共合作的"愚蠢"父亲就被抓入监狱了(时值肃反),家中被抄……,从此,我就跌入了无助、惶恐的黑暗岁月里,正如杜兄所说:要对父亲的罪行,终身负责。当时兄姊全在外地,亦因父亲问题的牵连而受审查。年幼的我,要承受街坊邻里背后的指指点点、歧视、欺凌,回到家中还要安慰完全失去生存意志的母亲。当时家中完全没有生活来源,一贫如洗。我和母亲都要做一些手工以维持家用。每天放学之后,我会去惠福西路背一大包红木筷子回家,每晚完成功课后,我就开始打磨和打腊,每100双筷子可得五角钱。年幼的我,俨然觉得自己是家中不可缺少的"楝梁"。  每月月初我还要去关押父亲的监狱门口送干净衣物给他,每次我都会夹一封叫他"坦白交待、努力改造"的信 (不这样写送不进去),当然还会告诉他,我考得全班第一名。 这些事我母亲从不出面,全由我做,因为她说我"戴着红领巾,都算是共产党" (苦笑),那些公安大人不会推撞和喝骂……。

一年多以后,父亲回到家中,他对我说:"阿女,对唔住!我是 :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我很明白,他这一 "错" 代价有几大。我知道:从此,我的命运再不由我主宰,唯一可以由我作主的只是读好自己的书、考好试。……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我外公、外公外婆和小姨小时候的照片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幸好考大学时遇到贵人,将我的File从垃圾堆中拾回,入了华南理工……。  毕业时,有人说以我的成绩可以留校,我深知这是妄想,在阶级斗争这个大纲之下,我从不奢望会得到善待。,因为这一切都不属于我,这几十年不少人和我一样背负着阶级出身这沉重的十字架,挣扎着去走那条望不到头的苦路,就像圣经中的耶稣一样……。

   回忆太痛苦了,人非草木,我不是冷漠亦不是失忆,但若是要那么沉重、那么剜心,我宁可选择忘怀,所以我将它深深的藏在心底。如果不是重新"寻回"旧同学,在重温青葱岁月的同时勾起伤痛的回忆,我一定不去触碰它。  岁月催人老,虽看透世情,但我们仍应该在苦涩的生活中找寻那一丝丝甜、那一点点快乐,对吗?只希望好朋友们珍惜现在,忘记过去的怨恨、委屈,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

下面是小姨给同学的另一封信:

幸福与幸运与否是很主观的,只能和自己的过往相比,我和振忠的遭遇有点相似,我们都拥有一个极端的童年;一个由天堂被打入地狱的经历。杜兄小时骑白马、住别墅……尔后,被驱赶、亲人斗的斗、死的死,父母经历一次次的运动……。而他,一个成绩优异的才子连大学的门坎也不让他踏入……,可惜!可叹!
        而我呢,自小娇生惯养,家中有佣人、卫兵、司机,上学放学有司机接送。后来到了香港,住海边的别墅 ,蓝天白云、海浪细沙……。及后,回到祖国怀抱,先是父亲入狱,记得那天,父亲被五花大绑由工作的公司游街押回家中,被推坐在地上,凶神恶煞的公安在抄家……,将我们用来买菜、买米的钞票放在一个纸袋中,并拿走家中的收音机,公安们站在阳台上向楼下看热闹的街坊宣称:这些就是反革命份子从台湾领来的"特务经费"和联络用的"电台"......。短短几个小时教我走完天堂→地狱之路,即时令我成熟、长大。当然,"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从此,家中穷得揭不开锅,我和母亲都要努力做小手工帮补。我曾多次经过派出所,都看见公安同志在使用我家的"特务电台",音量开得震耳欲聋,那么"特务经费"是否上缴国库?天晓得!幸好父亲一年后因找不到"现行反革命"的罪行回到家中,找回工作加上兄、姐的支持,我才可完成学业。
        有一些经历我上次已经讲过了,不赘言了。 在那漫长惶恐的日子里我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历次的政治运动父兄和姐姐都没能躲得过。反右夺去我哥哥的年轻生命,一个热血青年(广雅中学学生),是他,动员父亲回国;是他,响应号召去参军;也是他,听党的话向党交心,讲了真话,于是做了右派。病死在异乡的农场,死无葬身之地,直到现在他的尸骨仍深深的沉在湖南大通湖的湖水之下; 生为别世之人,死为异域之鬼,当年他才不过二十九岁。哥哥的死讯,部队和农场都没有通知我们。只因临近中秋节,母亲做了件新棉衣寄过去,还加上一盒月饼,不久,包裹被退回,在包裹袋上面残酷的写上几个刺眼的大字;“此人已死退回原处”,父亲伏在案上怒吼、痛哭,愤怒的双手把母亲一针一线缝的棉衣撕得稀烂,那盒月饼亦被揑得粉碎,母亲哭得昏死过去……。 然死因?葬身何处?一切无可奉告,一条人命还比不上一只狗! 多年后,部队寄来一张巴掌大的信, 说是当年错划成右派,现在平反……。 同时附上一张三佰大元的支票,哼! 正如杜兄所说的; 有谁会向这些无辜的死难者说一声“对不起”!

  毕业后分配去了上海,在一间造反派盘据的厂里,文化大革命斗死了我们的工程师,他留美之后回来"建设祖国",不用查证一定是美蒋特务。被斗的人五花八门;有在乡下做过小贩的是“奸商”,也有中农升格做“富农”的,亦有乱搞男女关系的……,林林总总,他们剃了阴阳头,每天顶着热毒的太阳在工厂广场跪玻璃、举牌子,高叫自己是牛鬼蛇神,热闹非凡。最后,斗无可斗想搞搞新意思:找个年轻的斗斗,于是就想到我……,很幸运地又有人出来解救我,我在车间劳动当工人时的师傅--一个造反派头头,他救了我,免去了这厄运。我幸运吗?有一点吧,我终生铭记和感激在我人生路上指引和帮助我的人。幸福吗?但如果连做人的尊严都没有何来幸福的感觉。
        由杜振忠的章回小说式的回忆录令我很想向老同学、好朋友诉说一些感受,本已埋藏的回忆又翻了出来,令人痛苦。 曾经努力忘怀,想忘记曾经拥有过,想忘记那缕鲜活的记忆,但难以做到,只望诉说之后令自己轻松、解脱。

   回到现在,唐兄请放心,快乐是自己寻找的,我一定令自己生活精彩而充实,我学计算机、学画画、学跳舞、去旅行……,只希望身体健康。如果你认得出我,你可以在附中的相册中看到我笑得开怀、笑得尽情、笑得全心全意。和老同学聚会真是人生乐事,这些相聚令我们回忆少年时的欢乐,互相的关怀可以抚平岁月的伤痕,希望以后经常有这种机会。
         杜兄的文章精彩绝伦,他写相册的"序"令人感动,珠玉在前本不敢献丑,但有点不吐不快,只求通顺不失礼,见笑了。再一次多谢你!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这是我的两个舅舅,看他们小时候梳的那种头,真是小少爷的样子。两个人读高三时,同时参加抗美援朝。右边是我大舅舅,大舅舅聪明过人,小舅舅口拙内秀,这大概也是兄弟俩一个能穿过险恶命运、一个在青春年华就被折杀的原因之一吧。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我大姨,像个男孩子,她好读书,对女性的一切事不感兴趣,家里人都说我的书呆子性格有点像她。她解放前背叛家庭偷跑到大别山,参军,刚解放时是革命干部,反右时也成了右派。她如此真心地投身革命,可终身也没入个党。终身也没结婚。

 

我妈妈虽然也聪明会说话,她没成右派,是因为技艺的庇护,因为她的字写得又快又好又清楚,向党提意见时就叫她做记录,她就不必在一再的鼓动下发言了。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外公外婆小舅舅小姨。残酷的岁月中,也有这么平安和谐的瞬间 

在赤柱,遥望那个地点,假如不走,历史会怎样?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