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旧文:告别的情景  

2011-03-18 11:39:13|  分类: 旧文重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去香港,从深圳走,多年前的一个朋友曾在深圳做乐队,后来怎么样了,联系已断,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我想去深圳看看他,但又不是真的要看他,因为我也没去打听他的电话与住址。从深圳走要比直飞香港便宜一些,于是产生了想看他的动机,这个动机到了今天早晨,又演变成了想重看一遍我写他的文章。

文章是一九九七年写的,一晃14年了,想当初我还曾惭愧自己小心眼报复人,现在看看,这哪是报复?明明是一种报答呀。

                     告别的情景

 

    20多岁的时候,我曾和一个人通了较长时间的信,虽然信中没有直接涉及感情,但是那段经历对我来说还是相当的重要。许多年以后,我才晓得,当时那个人是有女朋友的,而且这件事不是秘密,甚至我自己的弟弟都知道。我后来苦笑着问我弟弟,你那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他先说,我哪敢?继而又说,你也从来没问过我,你明明知道我跟他很熟。

    这倒是真的,可是我羞于向人打听那些“情况”,大概是为了自己的领域也不受他人打听吧,同时,我也想不到去涉足那些不属于我的路径,哪怕那是众所周知的捷径。

    我有我自己的接近真相的通道,这通道,走了我将近二十年。

    跟他通信由我开始,起先是小心翼翼的,谈书,谈志向,谈那种书生气的人生。我觉得只有好看的女人才能去谈爱情。而好看与否,是我心中最不可碰触的一片雷区,我干脆把自己列为不好看的一类,省得去跟自己讨论这个问题。我把“事业”作为通信的立足点,使得我们两人之间没有正面战争可打。这也是直觉使然,我从这样的角度开始我的情感历程,事实上就定下了我们一生关系的基调。

    游击战打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思考我们之间的障碍问题。对方不进入正题,我的笔却忍不住转向正面了。在某一封信的末尾,我忽然提到了他抽烟的一种姿势,大概是表示了喜欢吧。之后,我正好有事到了离他不远的一座城市,我往他插队的小镇写了一封信,约他来玩。记得那天我站在轮船码头一直等到人走尽了,方才悻悻然往回走,回到住处,发现有一封很厚的信在桌上等着我。

    信里详述他不能来的理由,他是怎么写的,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只记得理由很说得过去,对我的态度也很尊重,但是我一个字也不相信。然而我偏又按照字面上的意思,作出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决定——既然你不能来,那么我就去吧。我浑然不觉这样做是有可能自取其辱的。当时我毫无其他女人的概念,她们属于我世界之外的人。

    我忐忑不安地见了他,以为他会不高兴,但是他没有。他先是不停地弹琴,我在一旁听。那些会画画,会弹琴,会说话的人呵,他们真是最有能力“谈”恋爱的,因为他们可以使恋爱的河床里不停地有水在流着,水质好坏无所谓,他们的技艺充实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虽然我弄不清他那天的弹琴到底是接待我,还是拒绝我,可是我喜欢听琴,让我忘掉了所有的困惑。之后,他带我到一片田野里去散步。他说话,说了什么,全忘了。在田野的风中,他转过身去点烟,我看见我喜欢的姿势已经没有了,写出来的语句改变了事物的原貌。那整整的一天,都是时间流逝的感觉,琴声,风,手的姿势,消失的语言。还有船与河水。

    他送我去码头坐晚班船。走在一条石板路上,遇到了两个他认识的镇上女孩。她们看看我,转而冲他展开了一个诡异的笑。我突然瑟缩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通过他人的眼光意识到他应该还有别的女人,我抱歉自己侵犯了他的生活,我何必要来呢?按当时的道德标准加上我本人的狭隘心胸,一个人如果同时和一个以上的异性交往,名声就会不好的。可是我看到他的反应从容而无所谓,我也就放了心。总算一切圆满。总算——可是,还没完。

    船正要开了。船就要开的时候,我回过头去向他告别,他迅速地举了举手便欲离开。他这个动作我用心里的尺子去测量,好像过快了一些,仿佛一首乐曲提前半拍结束了。这个快半拍的手势像乐队指挥没有落下的指挥棒一样,永远悬在了我的记忆中。它是一个暗示,阐述着许多我一时说不清的内容:看来他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轻松,看来这个地方确有隐情,看来我的离去对他来说真的是如释重负。

    许多年过去了,我们始终保持着朋友的关系,自然是疏淡的,他每年给我寄贺卡,我则写信或寄我的文章。他先结婚,老婆很漂亮。我以为这就对了,遂跟他的好看老婆关系也很好。却在几年前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跟我讲起他们恋爱的故事来了。我先没在意,听着听着猛然惊醒。仔细一算,呀!不正是在那一个时期吗?我去的时候,那天她恰好不在?但是这些细节是不必计较的,要紧的是悬念终于有了答案,指挥棒终于可以落下来了。我重新感到伤心,我恨他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打碎我的幻想。

    乐曲终于可以结束了。缓刑20年。我采取的报复举动是,文章照样寄,信则极短,而且把说话的口气改成了通知的口气,扔过去就拉倒似的。我想他一定明白。果然,贺卡不再来了。我们断交。但是没有解释,我以悬念回报悬念。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他会在我一生中占有如此重要的位置?为什么一个梦拖了那样久不能醒?是因为他和我一样,都属于质地比较紧密的人吗?无论怎样,他的敏感与细心使我受到了仔细的对待。我这个苛刻而烦人的人一直是多么任性,我随意地把我的信任、怀疑、快乐和烦恼扔给他,他都接着,而不像质地疏松的人那样,毫无反应地就把你的心情给漏下去了,砸得一地的粉碎。而且他的不还手抑制了我的破坏性,使得这段感情始终落不到地上,像一缕越飘越淡的轻烟。可是应该破掉的东西哪怕是临近尾声了我也要抓住它砸那么一下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等的不就是这个吗?虽然掷地也无声了,只是一个手势而已。

    现在我用自己的追忆解释那个被我扔过去的悬念。我补上我留下的半拍,使告别成为完整的情景进入我的文章。

                                                       1997年5月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