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我的忧国忧民之心呢?  

2011-11-19 13:43:41|  分类: 记事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摘抄的据说是金庸写的文章里,有一段讲到犬儒主义心态:

在绝大部分民众中,包括知识分子阶层,有很多人对于从根本上解决社会不公平状况已然绝望,于是只能承认现实,然后于冷嘲热讽中妥协、屈从、认可社会不公和不义之事,并在现实生活中圆滑于世故、流俗于权力,并视为成熟之表现,为公平正义而抗争则被视为堂吉诃德,是幼稚表现。——人民已经丧失直面社会不公之勇气。这种心态,已经成为阻滞改革之魔障,甚至助纣为虐,一旦社会翻盘,大国顺民将会成为大国暴民。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我的立场,摘抄金庸文章,也源于对自己的一种追问:为什么我不能像文章作者那样忧国忧民呢?对照上面所说的犬儒主义心态,我也检讨了一番,认为我的心态也不能说是犬儒主义的,对社会不公和不义之事,也谈不上认可、屈从,但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这么多年经历下来,已经对“事在人为”产生了怀疑,既不会把理想社会的实现寄托在精英身上,也不会寄托在大众身上,我只相信有一种自然力,它会假社会上某些精英或某些弱者之手,以不同的方式来解决不公平的状况,权贵之力越大,贫富悬殊越极端,就好像弓箭拉得越满,自然力也越大。这些作用的走向将会是一个莫比斯环,不知不觉就会从白走到黑,或从黑走到白。因为相信这一点,我丝毫不羡慕乱世的弄潮儿或既得利益者,现实中这些所谓好好坏坏的事情,只让我觉得深深的隔膜,没有激情让我投身其中去做什么事,说什么话,似乎当初做媒体写专栏时的种种敏感都已经用光了,如今对凹凸垢染诸世相,我看着别人忧喜不定潮起潮落,自己却木然,唯独对各种命运所勾勒的莫比斯环,还保持着观察其微妙征兆的兴趣。

但另一方面,为了实现自己与社会的隔膜,我又要付出关心一部分国事的代价,因为道行浅,心境的隔必须要有身境的隔来保障,要让我的身体处在不饥不饱,不寒不暖,不上不下、悬置在中间、不容易被刺激到的境地,这个境地要在乱世里求到,也真是不容易,得随机应变,不能固守习惯的理财观念,比如不负债消费、不贷款等等,否则那真叫君子“固”穷了——固执让人越来越穷。我自然不想让自己穷得垫底,生活的拮据也许无所谓,怕的是心态不平衡,我要防止自己变成一个牢骚满腹的人,或酸文人,这可不是适宜文字生长的心境。于是我需要在动荡中不停地调整自己的重心和位置,学习投政策之机。这在以前是想不到的,以前我们顶多操心自己付出的劳动有没有得到适当的报酬,那种维权,是针对具体对象的、明面上的维权,只要这个按劳分配的权利不受损害,靠勤脑勤力地工作,自然就可以立足于社会。而现在,即使收入有保障,也挡不住通货膨胀、印钞机的剥削,这种暗中的侵权猛于虎又悄无声,不是我们为公平正义而抗争,就能抗掉的,因为这种剥削恰恰是在公平交易中完成的,就像中国靠大量的劳动生产出来的产品,出口换了美元,然后美元贬值造成我们的劳动贬值一样,也是在公平交易中完成的。中国人拼命劳动,自己不消费,让别人消费,还以为这样就可以积累财富的“正当”理念,在金融战争里遭到了惨败并被颠覆。

所以,这是一个让很多传统的正面理念碰壁的社会,陷阱防不胜防,通路在想象之外,我也没能力研究高深的经济学来掌控自己的命运,只能用一种消极中有点积极,积极中又有点消极的态度去应事,即便是赚钱,也只是被动地赚,仅仅为了自保,为了防御,而非主动性地扩张、进攻,我以为用这样蜷缩而警惕的姿态应付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是比较合适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