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大事件与婆妈事  

2011-01-28 08:36:14|  分类: 慢读一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朋友看了我的博客,说:你以前的文章都是针砭时弊的,现在都写婆婆妈妈的事了。

我心想:啊?这两者难道有什么区别吗?

现在针砭时弊,调控房价,经济转型,不也是婆婆妈妈讲不清楚的吗?以前有些时尚的公共话题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它以其凌驾俗众的霸权引起了我的愤怒,现在也没有这种霸权了,我自然也不把它放在眼里了。

倒是一些婆婆妈妈的事,需要庖丁解牛的功力,不是按照所谓正确的逻辑概念就可以解得清楚的,对我有些挑战性。

当然我所指的二者的相同,还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记得普鲁斯特在《追忆逝水年华》的最后一卷里,曾对所谓要艺术家描写宏大的工人运动、艺术家要走出象牙塔之类的理论发表过意见(这些理论一度让他心烦意乱),他说:这些无非是些托辞,因为他们没有、或已经没有了才情,也就是说本能。而艺术家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听从他的本能。只有这样,艺术才成为最最真实的东西,成为生活最严格的学校,和真正的最后审判。

以上只是普鲁斯特不客气的判断,要懂得与认同这个判断,主要靠默契,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人心服的。但以下的说法似乎容易懂一点。

普氏说,由于任何印象都是双重的,一半包裹在客体之中,另一半延伸到我们身上,包裹在客体中的那一半暴露在外,用不着我们花吹灰之力去深挖,而一颗山楂树或一座教堂的景象在我们心中耕过的小小犁沟,我们会忽略掉,这恰恰是我们应该挖掘的唯一的东西。

按普鲁斯特所说,包裹在客体中的那一半既然无须我们挖掘,那么不管题材是什么,是大事件还是小事件,都不能决定作品的精神价值,精神价值取决于我们从自己的印象里所提取的内容物,当然这种提取是要经过一番艰苦耕耘的。因为构成印象的材料是那么单薄,它的踪迹又是那么不可捉摸,探测这些内心书本上的不认识的符号,是无法借助任何规则的,这纯粹是一次创作行动。有多少人对撰写这样的作品退避三舍。因此,多数人在匆忙之间,会把衡量价值的标准放在较为清晰与表面化的智力价值上,选大事件来写,貌似有智力,按逻辑推理来写,也有多快好省之效,这对作家来说,都是很有诱惑力的。而那些需要反躬自省才写出来的作品,并不容易得到公众的认可。

容易得到公众认可的,往往是那些“用不着我们个人费劲辨读和阐明的东西,在我们之前便已清清楚楚的东西”。但这样的东西“不属于我们所有,唯有我们从自身的阴暗角落,不为人知的阴暗处提取出来的东西才来自我们自身。”

作家写这些东西的好处,也不在外部,在于自身。普鲁斯特说,唯有印象,才是真实性的选拔结果,才配受心灵的感知。心灵倘若从中释出真实,真实便能使心灵臻于更大的完善,并为它带来一种纯洁的快乐。

这也是我写《阿里之行》的目的,因为过去了十年,“暴露在外”的客体的阿里在我的记忆里已经风化得差不多了。我只能根据残存在脑中的“小小犁沟”,去辨认、去复原那个行走在阿里的真实的我,跟人们所以为的传奇性无关,我要寻找的,是生活的神性。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