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18)——赶邮车  

2011-01-22 17:54:39|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经完全忘了,在既没有手机又没有闹钟的情况下,我是怎么起的床,并在清晨5点赶到邮政分局的?若在家里,让我赶这种车简直是一场灾难,我会一直失眠失到快起的时候反而睡过去了。我现在只记得事先的担心而忘了后来是怎么解决的了,说明只有增加了想象的负担才能在记忆里留下痕迹,这种头尾不全的记忆在我的生活里比比皆是,我也认可了这种遗忘。然而我真的忘了吗?未必。当记忆的光线从问题的端口向里回溯,因为想象的负担将问题放大了,问题的虎头便阻挡了光线深入,使之不能照亮答案的蛇尾。如果我换一个端口切进去呢?起先可能是摸黑猜测,接着却会有越看越真切的答案,呈现在适应了黑暗的视力面前。

我猜想我可能是动用了旅馆服务员的叫醒服务。他们没有像本雅明写的《莫斯科日记》里的服务员那样,就“苏醒”的主题与客人展开莎士比亚式的谈话:“假如我们记起来了,就叫醒你,如果记不起来,就不叫醒你……”结果客人没被叫醒,他们的解释是:“你已经起来了,干吗还要叫醒你?”我遇到的服务员还是同意叫醒我的,不过这一额外的服务似乎也激起了他们的怒气——“啪啪啪”一阵猛烈的拍门声,还有突如其来的喊声,在我的睡梦中显示为凶险的事情发生了,但不知道是什么事,醒来恍惚了一下,才想起这是叫醒服务。在我的旅行中大约有两三次这样的经历,我之所以越想越觉得在阿里是这么被叫醒的,是因为我还记得声音来自的方向,一次来自头左边的窗户——那是在普兰,还有一次来自脚头拐弯向右,正符合我在阿里住的那个房间的门的方向。我还依稀记得我开门看了一下,楼道里空无一人,发泄完怒气的人甚至没有耐心等待一下叫醒的结果就跑掉了。

我也应该是打到了车,因为我到达邮政大院时还很早。阿里的早晨5点相当于内地凌晨3点,站在黑乎乎的大院子里,到得早也让人诚惶诚恐:车不会走吧?我没弄错吧?为什么没有人?直到来了第二个人,我才放下心来。

搭车的基本上是当地人,他们晃荡着走来,用不怕误车的从容态度和随意拎着的蛇皮口袋、及一团团大大小小的包,显示出他们是这块土地的主人和邮车的常客。邮车的驾驶室有两个座位,后车厢有顶篷,两边排着长条凳。驾驶员是个藏族人,高个子。他见我是惟一的外地来旅游的,又是女性,就对我说,如果我要坐驾驶室,就要比坐后面的人多付钱。我说没问题。我心想付再多的钱也要坐前面,否则看什么呀?驾驶员这趟出车还带着他的7岁的小儿子。我和他儿子一人坐一个位子,可临开车前,又上来一个藏族妇女,她抱着个孩子,当她为了关车门往我身边一紧的时候,身上浓烈的膻味让我差点吐出来,我想不到这物理作用与化学作用如此一致,仿佛她的动作直接挤压了我的胃。我赶紧跟她换位子,心想万一真要吐,靠窗也好办。驾驶员跟她是熟人,便对我解释说,她带着孩子,所以让她坐前面。我后来也不觉得味道大了,除非中途下车,跟她分开一会,再坐到一起时才又一次受到味道的袭击。

邮车磨叽了一会,在天亮以前出了城,我失望地发现没有可能让我重走进城的那段路了。微亮的星空下没有任何石头山的影子,阿里的南面是一片荒漠。坐在我旁边的藏族妇女看起来像个体力劳动者,其实是阿里中心小学的教师,她这一趟打算带着三个儿子去转神山——18岁的、7岁的(都在后车厢),和1岁的,雄心真够大的。她并且告诉我,明年(2002年)还要来转,因为藏历马年转一圈等于转13圈。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