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旧文: 儿子高考前后  

2010-10-09 00:46:01|  分类: 旧文重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高考前的一两个月,他书桌前的墙上开始出现各种标语口号。有自撰的语录,有仿自《道德经》的排比句。当高考逼近,那标语口号的风格便日渐简约与直捷,就差立个倒计时牌了,最后上墙的一句话则文采全无,只是一句警告:没有时间了!

我好笑,又无奈,知道他的心里其实一句标语也没有,他可能也着急自己的不紧张,故而这么写出来督促自己。我看了居然也还是欣慰,有时在他的书桌前站一会儿,不免企盼着奇迹——每一次关键考试,他都比平时发挥得好许多。

这种企盼,突然也会被他枕头下的一本闲书所破坏。我就烦躁,我说你如果考不取本科,大专也别上了,你当兵去。他诧异地问:为什么?我说:我们家怎么也应该有个本科生,我是夜大,你爸爸是职大,你凭什么也来个大专?心里却也明白我这是闹情绪,不讲理,说了不算的。

后来好歹是考完了。阅卷期间,他天天早中晚地约会。初中、高中各路同学,男孩、女孩,罗里罗唆,据他说是考试前就排定的,让我瞠目结舌。那十几天就这么麻木地等过去了,直到分数即将公布的前两天,他还麻着,我倒惊慌起来,再也没法坐等,像是我自己的命运将被判决。我知道此时惟有新鲜而激烈的运动可以缓解我的焦虑,于是决定去骑马,说走就走,当即坐了中巴车逃亡到了马场。

可是我仍被羁绊着,两天后的夜里12点,我给家里打电话。

果然是只能上大专的分数。幸亏我把我丈夫推到接受这个消息的前沿,消息被他用胜利的口气过滤后到达我这里。他说:怎么样,我早就料到你儿子只能是这个结果!然后他报了一串熟人小孩的分数,个个好。我忍住了气,问他儿子在干什么?他说,他呀,正到处打电话,搜罗比他考得差的呢。我越发气得无话可说。幸亏我在外面,否则我不知会用怎样的刻薄话来伤他的自尊。

但无论如何,紧张的一刻已经过去,第二天我回了家。不等我开口,我根本也不想理他的,他倒迎头发话,用一种相当激烈的口气要求我去查分,他说他对答案,自己估算,决不止这点分数。我冷冷地说,你以为你能考多少?他吵架似地说,反正我已经尽力了。他平时不是这样的态度,我想这是他先发制人来对付我了。冷静地想一想,上不了本科,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挫折,应该跟他做一次理性的谈话。

那天中午,我很平和地开了口。我说:这下你总该明白了,你没有奇迹,没有奇迹——下面我准备说,所以你只有脚踏实地……可是我突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没有奇迹”这四个字是那样伤心关情,一下子触动了我积聚多时的委屈,泪水再也忍不住,我索性哭出声来……我为那虽不相信、却依然企盼的奇迹的不在而伤心,为多年来不得不一点点放弃的对儿子的幻想——我早想有那彻底的一哭了!

儿子很震惊了。但是我没有用眼泪压迫他太久。最初的渲泄过后,理智裸现出清明的质地。我想我是太自私了,以为自己生出来的就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塑造,这种境界其实是小的,包括我躲去马场,都未免太小女人气了。我愿意原谅自己,是因为母爱往往比情爱更难成熟。可是当孩子渐渐长大,女人对于孩子的感情不随之成熟又怎么办呢?我后来觉得我的哭已经带有一种仪式的色彩了,是庆祝我和儿子之间相互进一步的独立、同时哀叹进一步的分离。于是我的泪停止,忽然很累,感觉自己像一截枯黄而平静的摘去了瓜的藤蔓。

                                                      1997.7.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