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旧文: 举钱不定  

2010-10-09 00:35:39|  分类: 旧文重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上有一种投资,是难以测定效益好坏的,那就是父母对于儿女的投资。

    儿子今年考高中了,在中考以前,曾有一次模拟考,考下来的分数距离重点高中十万八千里,连附近比较好的中学也上不了,比该校去年的分数线,差了20分。这时就面临着填志愿,时间紧迫,我们也来不及跟他生气,赶紧下调期望值,正视现实,一方面把那个差20分的学校作为第一志愿,另一方面则开始悄悄地筹钱,暗中决定着,至少要让他进那个较好的中学,万一分数不够,就出钱。

    于是心里略微安定下来,静等了一个多月,考分揭晓,比模拟考的分数多了将近40分,第一志愿是没问题了,钱也不用出了,我心里顿时一松。

    照理说,事情应该结束了,不算最好,也不算太坏,但是我却因为省心而变得不甘心起来。那几天反复思量,越想自己儿子越有潜力,他毕竟三年没用功啊,他要是用功,何止这个分数呢?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渐渐觉得还是要让儿子进重点中学,如果周围有一圈爱学习的好学生刺激他的上进心,他不会跟不上的。当然这是要花钱的,可是钱和儿子的前途比,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想法在与周围朋友的交流中得到了加强。我发现劝父母给孩子投资就象劝夫妻和好一样符合世故人情,谁都会说你儿子值得投资。只有一个同学不大赞成,她说你别忘了你的钱是血汗钱,她还讲了许多的道理,我都认为对,可惜脑子里依然刹不住地构想着能为儿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仿佛这才不输于别的父母——或许这也是一种虚荣心。

    有一天,在家里谈起交钱进重点的事,我说听说有一两百人竞争呢,可能交不上。这时儿子说了一句话把我说火了。他说:动用我们家所有的关系网行不行呢?我楞了一下,同学向我说的那些道理全部复活了。我脸色难看地说:我们家没有关系,你以为一个普通编辑能有什么关系?告诉你,我和你爸爸都没有什么能量,我们都算不得这个社会的成功者,我们没有用,你只能靠自己。就算我认得重点中学的许多老师,我为你去求这种情,又是什么体面的事?再说,凭什么你自己不努力,让我们来承担你不努力的后果?越说越气,最后干脆搬出外国人的伦理,我们有钱是我们的,跟你无关,你要借,还要看看你的理由是否正当。

    训了他一顿,过了一天,偶尔听见他打电话动员自己的一个同学也不要家里出钱——“我们俩一块儿上某某中学吧,关键在自己嘛”,不觉心又软了,想想他到底没成人,又能懂得什么?

    那些天思想斗争着实激烈,最后我那个同学怜悯地说:“我看你还是会出这笔钱的,唉,出吧,出吧,跟什么人都能狠,跟自己儿子总是狠不起来的。”她又问我:“出了钱你会不会后悔?”我说:“大约不会,要是他还不努力,我肯定会自我安慰地想,要是不出钱,他可能会更不好呢。”我们都苦笑。

    这真是一个无法判断的事情。怎么比较?孩子从16岁长到18岁,只长一次,又不能试验第二次。而父母对于孩子变坏的恐惧和变好的期望又总是带着那么多主观想像的成分,可以说一遇上大事情,就“知子莫不如母”了。我如何能知道这钱交得值不值?

    我希望有一个外面的力量来帮助我决定。后来,因名额太少,上面又有规定,不准扩班,便没有交上钱,我这才松一口气,安定下来。好几个交了钱的父母,也因为钱交掉了松一口气,安定了下来。

                                                      1994.12.22.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