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7)——中断在措勤  

2010-10-21 08:30:47|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一个好的游记作者,游的时候懒得记笔记,游过了凭记忆写,才写了旅程的开头就丢下了。这种情况好像一种宿命,反复出现。第一次进藏后,我写《青藏线写生》,还没写到拉萨就不了了之了。拉萨之后我转了林芝、山南、桑耶寺……身体在奇境中大行其道,最希望有文字的见证与宣扬,可文字是缺席的。这一次呢,更甚了,还没写到措勤——拉萨与阿里的中点呢,就断了,且一断就断了8年。

我总是用异常饱满的情绪去写旅行的开头,也许只有在此时,当我的身体从一种状态转向另一种状态时,那种雾一样的不适感需要文字将其明朗化,只有文字可以完成不适感的剥离,讲述都是不行的。等到身体适应了旅行地,它对文字的依赖就结束了,文字落到书记官的随从位置,身体命令它记下自己行动的轨迹。可文字是骄傲的,它觉得将明摆的事记录下来太没劲,除非经过了很多年,记忆变得模糊,游历分解为细节,文字才再一次在蒙昧混沌中获得生成的基础,犹如在晦暗潮湿的地方,有许多小虫子蠢蠢欲动地生出来。

在藏羚羊公司的车上过了两夜,我从睡不着变成了睡不醒,柴油味日侵夜淫弄得我睡也昏沉,醒也昏沉。半夜里醒来发现车没在走,驾驶员和助手嘀嘀咕咕,一会上车一会下车。前方路面反着白光,是水吗?是迷了路还是路断了,或者是车坏了?我下车方便以后试图看个明白,人离开车走了没多远,忽然怕了,黑暗中有一种虚无的危险,也许是失踪的恐惧,因为我下车没有打招呼,我怕汽车会无知无觉地开走,但让我倒吸一口气的还不是这个现实的可能性,而是周边的茫茫黑夜给了我与人类不接气的想象:我怕我再往前走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近在咫尺的人们会与我神秘地两岔,在空无所依的孤绝中空间会打开另一扇门接纳你,如在百慕大消失的飞机……我赶紧上车加入睡梦一族,污浊的人气(加柴油气)带着温暖围裹上来,我的皮肤至今记得那一下子簇拥上来的热气的拥抱,而被我丢弃在车前荒野上那个迷茫的吸气,也穿越时间,至今想起来,还是凉阴阴的在胸口,也许它是通向彭加木、余纯顺这些失踪的人的最后的心境的——真的与人类互相找不到了,湮没性的恐惧与绝望。
我后来才知道,在通往措勤的这一段路上有著名的地热喷泉,还有海拔5800米的桑木大阪,都被我们在黑夜的车里毫无知觉地放过了。天亮以后到了措勤,在这里要换一批歌舞团的人去地区,每个人都想下车以后单独与肖交涉把自己捎上。北京人裴已得了肖的关照可以不下,他让我也不要下——你是记者,应该没问题。可我不想求肖胖子,便下了。
我们前脚刚下来,藏羚羊车呼地就开走了,所有下车的人都愣在原地,四川女拉了半天关系的“舅舅”就这么果断地甩下了她们。不知所措之余,大家只好去吃早饭。然后我背着行李去找那部车,在措勤县委找到了,也见到了县委干部模样的人,他们在谈事,我掉以轻心地又到别处逛,碰到了从日喀则上车的一位女士,她那样子仿佛跟四川女是一路的。她见我不声不响单独行动,就跟了过来,问我怎么走,我说找县委干部说说,还是搭这个车走。可我再回到县委门口时,眼睁睁看着藏羚羊车换了一车花枝招展的内容开走了。裴坐在窗口的位置,我和他结伴而行的可能性,在交臂失之的时候,来不及产生任何表情。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