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15)——到达是为了离开  

2010-12-15 09:23:35|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整个的阿里之行中,不惦记赶路的睡眠只有两次(还有一次是走出阿里到了新疆的库尔勒),只有这两次,时空意识消失,身体里的读秒器停止了工作,其他的白天与晚上,我都是不自由的。说起来也挺荒谬,在阿里,我对外界的好奇心似乎被抑制住了,我不怎么关心沿途的风土人情,我只关心我到了哪儿,我在这块神话般的土地上走了多远。似乎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把自己运作到阿里,再运作回去。我这是干吗呢?偶尔有点反思,想起来应该观察,在狮泉河,我曾对着路边的干柳奋力地睁大眼睛,想要与这些具有阿里特色的事物有一番交流,可随后还是它是它我是我,我连它的枝形叶貌都没有印象,我的印象全被那个睁大眼主动去看的动作占据了。事实证明,主动观察,这个从小就被当作写作的必要训练的现实行为,它也许有助于知识的积累,可它也会改变心灵的一种状态,从而遮蔽了我与对象之间最无心最纯净的关系,这种关系往往来自碰撞或相遇,看与被看同时发生,须知植物也是能看人的,假如我被干柳看了一眼,我的身上就会留有划痕,留有与它交流的印记。因此,对于那些有心寻找的东西,我们最终也就落得这么个三部曲:想了;看了;算了(一切归零,等于没想没看)。只有那些无心之遇,会让我心里念叨一下。

比如阿芳那个大大敞开的衣箱,就像她终于可以敞开释放的情怀一样,从进了阿里的房间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一直开着怀,不关,各种衣裙都被她拎出来试过,放回去就成了一小撮一小撮的。那箱盖悬仰着翻不起身的样子显得十分疲倦与无奈,可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被开盲肠一样地翻找,不知几时才能让它结束这种非常态的姿势。它的主人睡了一觉起来更加激情饱满,不怕冷,不嫌烦,把将要展示给阿荣的姿态彩排给我看,我的眼睛被当成阿荣眼睛的替代物了,虽然她是不自觉的,可她在下意识里还是知道,阿荣那样有点帅的人总是习惯于被别人欣赏,而不是欣赏别人的。所以阿芳趁着有我,大肆操演,将我的反应­在想象中替换成阿荣的。我对她的打扮当然不可能一瓢冷水泼过去,不仅如此,我还得有点惊艳的表示,否则她就没完,岂料我越惊艳,她越展示个没完。她就这样拉我做同谋,遮蔽了自己下意识的明鉴,达到了懵自己的目的。阿芳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定装,然后我们出去,我穿着薄棉袄,她穿着薄纱连衣裙,我用我的相机给她与阿荣拍合影。

拍了几张,我们各忙各的去了。藏羚羊旅运公司的牌子就挂在招待所旁边。我进去问,方知早晨刚走了发往南线、去神山圣湖的车,我如果迟进阿里两三个小时,说不定就碰上了,我会立即买票跟着走的,即使一天一夜没睡,也不会放弃这个机遇。以我事后的眼光看,我这趟旅行走得有点急,总以为找车难,凡找到的车,都不愿放弃。实际上找车并不是那么难,只因为它没有定数,这困难就在我的想象中被放大了。北京人裴比我早到阿里一天,他正好跟车去南线,我们又一次擦肩而过,好在我也赚了个好觉,而他此处没耽误,不等于彼处不耽误。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