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9)——无人区的路程  

2010-11-04 16:54:34|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我一起搭车的日喀则女士叫阿芳,从上车以后她就开始为自己正名,说自己是正经做家具生意的,去阿里考察市场。在日喀则送她上车的是她丈夫(后来又说是她同居的男朋友),对她如何如何好。我顾不上多听她的,满心想的是不冷落驾驶员。驾驶员渴望与我讨论国家大事,他对我有一种井底之蛙见着井外之蛙的兴趣,可他说了一件什么大事我竟然不知道,无法为他补充更详尽的信息,在这无人区的卡车上,我前所未有地感到了阅读报纸的迫切性。

驾驶员又提出孔繁森与我讨论,讥讽报纸的宣传。我再一次感到敷衍他的难度,因为我那记忆的筛子早已把那些连篇累牍的报道,筛得只剩下“孔繁森是好人”这几个字了。为了不暴露我的见少识窄,我一边增加“嗯嗯啊啊”的频率,一边饰以热烈的笑或悠长的沉吟,给失去交流作用的应答替换上捧场的功能,否则我将毁掉驾驶员一路畅谈的憧憬。我不想违逆他的期待,我感到自己正被期待成千万人口的“微缩景观”,我所来自的大城市和记者身份构成了我的背景光环。这个有光环的我加紧搜刮肚肠寻找新的谈资,却一个也搜不到,搜得我全身毛孔都张开了,似乎那样就能放出信息之光以维持“景观”的亮度,我偶尔想到有一个谈资可以用一下,它却如水中月,看着存在,一捞上来用,就没了形——不是无从说起,就是一个大故事,被我说成三言两语,其间还有很多的问号和省略号。我这才明白,我自己才是一个真正的无人区,多年来混迹于人口与信息的稠密处,他人的信息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驾驶员与我谈论的兴趣不可避免地衰落了,好半天,我的肌肤才与羞愧之情相分离,羞愧凝固成壳,悬置一旁,肌肤退出来,恢复自由的呼吸。在不说话的空档里,我得以无所事事地望着天边。

接下来是一段纯净的路程,从傍晚到天黑。驾驶员不说话了,我也避免向他打听关于这条路的任何信息,信息战算是歇火了,也因此这条路在我的记忆中是恍惚无形的,它是草原,沙漠,还是戈壁?作为道路,它不像青藏公路那样,能够长时间地雄踞视野的正前方直到把人看睡着。它仿佛只存在于脚下,稍稍远去,就不知所终。一位军人告诉我,每平方米有3-5棵草就算草场,那么这一段应该算羌塘草原吧?大名鼎鼎的羌塘草原据说是在东边的那曲,这一段算不算呢?我没把握,却不知不觉暗中加力,拽着羌塘的边向这边拉伸,期望给这段路铺上一个概念的底子(后来上网查,它的确属于羌塘草原,我白白铺对了)。

其实使人难忘的还是微妙之处。在对于路的空白记忆上,有着我与天边景色生生不息的悬念游戏。我一会儿以为天边的某一片亮色是云,一会儿又觉得它是湖(措勤就是“大湖”的意思,这里的湖应该不少),这湖似乎在路的正前方,可当卡车蜿蜒向前时,它却消失了,然后我又找到了一片亮色不知是不是它。悬念随起随落,让人无可执着。天色的亮与暗也在捉弄着我的判断力。天黑了,不是真黑,是卡车开进了雨云笼罩的区域,接着天又亮了。最后一次雨云的黑接上了真的黑,我很不甘,仿佛戴上了一顶黑帽子再也没机会摘帽了。驾驶员带我们到了改则,他还要继续前行,要拐到一个矿上去,我真想跟着他去住工棚,在改则的街上我看不到任何卡车驻扎的迹象,可我们还是付了钱下车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