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婚礼前奏曲  

2010-11-26 01:17:46|  分类: 记事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两个朋友,结婚时都没办酒,也没声张,和丈夫去民政局登记过,就结了。她们在骨子里其实是奢侈的人(所以敢于简单),不过她们并不标榜这一点,参加别人的婚宴总是欢天喜地的。当然,她们的欢喜也是有理由的,这回的理由是:见证我如何荣升婆婆——可找着一个好题目了。

儿子的喜酒,尽管我一再要求他简单,他也同意了,但我也知道他是不甘心的。他天性喜热闹爱社交,这么多年憋足了劲,老给别人的婚礼帮忙,好不容易自己是主角了,没想到我们不愿提供舞台,他只好不停地借女方说事。我能看不懂他么?把女孩找来一谈——不用谈我也看得出来,女孩对排场没有要求。但是我儿子终于找到了一条理由,他说,要是不那么办,好像我偷偷把媳妇娶回家似的。正是这条理由打动了女孩的父亲,他一想,是呀,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没有鞭炮没有花车,院子里的人会问:啊?你什么时候把女儿嫁掉的?

结婚这件事,只要一从别人的眼里看过来,就不可能简单从事了。

本来已经跟亲家说好,尽量缩小范围,只请两家亲戚加少数朋友,坐在一起,吃一顿比较精致的饭。我这边的朋友也只请跟儿子有关系的,比如他到我单位实习时,曾有几位同事带过他(儿子要求我:“都是我师傅,你不能不请”),其他的同事和朋友,就不劳动他们了。可是简单这个原则一旦拉开了口子,就有点一发不可收,如今只有我还在控制着人数,还在左盘算右盘算,甚至跟已经讲好的朋友说,算了,位子不够,你别来了。我老公却烦不了,他那边的朋友,一桌打不住,两桌,还在往外溢。

而我之所以要推掉一个人,是因为我忽然决定要请L了。L这个人,说起来也跟我儿子有点交道(见我的一篇旧文《约会》),但我起先没打算请他,我和许多朋友在儿女的婚事上都是很默契地互免的, L儿子结婚也没喊我。是我老公忽然提起我们结婚时的一件旧事,才让我改变了主意。当年,我们的喜酒一共只有两桌,都是亲戚,朋友方面只请了G,她帮我忙前忙后置办家具的,G帮我的忙还硬要出份子,是一对水瓶还是一对枕套我记不得了,我记得亲戚们是一人出了20元钱。那天,我们一行人正要出发去饭店,L来了,说:啊?你们今天结婚啊?他来找我玩,正好撞上,于是带去饭店吃喜酒。

因为请的人少,所以隔了这么久,老公还能记得多出来的那个人。经他一提,我也想起来了,对,L的确是什么份子也没出,就吃了一顿喜酒。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得给他一个机会,让他还我这个人情啊。

这件事的开端有点戏剧性,然后会怎么样呢?L最近忙得要命,但愿他有空来,也好弄点什么名堂给我看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