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12)——革吉,一个顿号  

2010-11-24 09:07:12|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两位军人突然让我们在革吉下车,我会忽略这个离狮泉河110公里的县城。到达革吉的时候,天还亮着,我以为车要洗洗,暂时让我们下车,可前座一位男的搭车者也要下的时候,军人说,你不要下!你们两个,快点!我和阿芳赶紧拎着行李下车,他草草地向山坡上一指,说上面有旅社,就把车开走了。

阿芳哇哇叫,以为他们甩下我们奔阿里了,可我相信他们今晚在革吉有活动,也许是革吉的熟人正等着招待他们,甚至在我的直觉里,这个活动比朋友间的晚餐还要私密(难道是去只有男人去的地方?)否则何至于要用赶的态度来对待两位相处了一天的女士?作为记者,我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待遇,也让我意外。不过也有相反的可能,假如他们决定不走是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好好跟我们说也许会被我们(尤其是阿芳)纠缠,还不如态度粗糙斩截一些。

我们走到山坡上的旅社定了房间。房间外面空旷的走廊,可以看见西边天际的美丽云彩。自来水龙头在走廊上,我原来只打算洗洗脸的,洗着洗着,实在抵挡不住水的诱惑,把一件衣服拿出来洗了,又把一条裤子拿出来洗了。我知道这是不理性的,因为我并没有铁了心住下来。阿芳什么也不洗,看着我掏出自带的绳子晾衣服,绝望地直叨叨,说阿荣以为她今晚一定会到她却到不了怎么办啊。我的衣服在微风飘拂的走廊上享受着日常生活的美意,这是我从匆匆行色中拨冗而出的一点安逸,真是宝贵呀,宝贵到分分秒秒被惦记,我不停地去摸它们,看看衣服干了多少。

天渐渐黑了,顺着山坡散步下去,同时吃晚饭,应该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但出门前我忖度了一下,决定还是背上我的包,阿芳问我她怎么办,她有一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衣服,虽然不重,但不像背包那么富有随身性。我让她先不要拎,万一在下面找到了车,我设法稳住车,阿芳回来退房,再拿箱子不迟。

下山后,什么车也没看见,我们沮丧而缓慢地吃完饭,出来一看,另一家饭店的门口,居然平地冒出来一辆东风双排座卡车。当时已经九点多了,天黑了才一个小时。我立即进那家饭店,在热烘烘的空气里找到老板,问谁是那辆车的司机,老板朝角落里的几个穆斯林努努嘴。于是我小心翼翼停在一个适当的距离外,生怕这几个贵人看我这个不戴头巾的妇女不顺眼,我这么站着跟他们搭讪,不明就里的人也许会以为我想远远地看人家吃什么菜。穆斯林的小圈子总让我觉得他们的圈子放着神秘的光,不好接近,他们却让我心想事成——问车到哪里?到阿里。什么时候走,吃完饭就走。司机眯着眼对我开了一个价,价格应该是高的,我满口答应。阿芳兴奋得只出眼色不出声,好像偷运什么似的赶紧回去拿箱子,我无事可干就去看着车。后车厢里装满了货物,一袋一袋的,不知是什么,或许是沙土之类,垒了一个可以避风的洞,居然有一个人窝在里面,满头满身的白灰,令我对他的生存境地生出不可思议的印象。我拉了拉驾驶室门,竟是开的,只见驾驶室后排位子上也躺着一个人。天黑了,外面很冷,我便也爬上去,坐在前排,不久阿芳来了,我让她坐中间的位置,我靠窗。我们俩把行李安置妥当,宜宜当当,等着开车。

谁知一等等到了半夜,我们都冷死了,司机总算来了,驾驶室的位子立即重新排序,后排座上躺着的人被赶到后车厢去了(那里的冷想都不敢想啊),一起吃饭的两个人则挤进后排的躺位,阿芳的箱子也给扔到后车厢去了,我赶紧把背包放在自己腿上,不占位置。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