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10)——来了两个压车的  

2010-11-11 09:05:36|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喀则女士阿芳与我同路的时间长了,逐渐透露出她是去阿里会情人的。那个阿荣,人长得帅,歌唱得好——我后来也见到了,我们到阿里的当天,他穿件黑色的风衣从楼梯上跑下来,确实有点帅劲。这个民间小草台班子的领头人,领着四五个人,在川藏一带走江湖演出。阿芳在他到日喀则演出时迷上了他,出钱包了一场,还送了鲜花蛋糕。之后阿荣去了阿里,阿芳也编了理由追去。一路上阿芳接了好几次手机,是阿荣周围的人打的,说阿荣如何盼她,问她何时到。阿芳幸福得猫爪心一般,在改则的旅社里反复唠叨这一切。

她想让我肯定这情感的真实性,可我才肯定过,她卷土重来又要我肯定了。这么波涛翻滚的话语状态说明她对这份情感其实是不确认的,但她需要我做的,只是重复地点头称是,时不时安抚一下她那飘摇的心态,使之不翻掉,她不需要我的分析。比如,为什么总是阿荣周围的人打电话,会不会是这些人为了经济目的在拉皮条呢?这些细节上的怀疑在阿芳身上找不到裂缝来对应,她的解释系统是铁板一块的一厢情愿,认为阿荣不来电话是他不好意思,或忙着演出。阿芳不会动脑子让自己分裂,她没有微量的自我否定。我作为她的机械应答者实在乏味透了,遂要求她睡觉,我说改则该她找车了,明天该她早起。

结果第二天还是我起来去找车,她死活赖着不起来。我用喊她的声音吊着我自己,松掉这声音我也能一迷糊沉落舒服的深渊。但我能感到绵绵深渊底下有着尖锐的不安,那就是睡到中午以后那个充满后悔的下午——最怕被人告知,早上才走了什么什么车。

我起得大概也太早了,街上的清冷与黑暗叫我瑟缩了一下,想想反正没带钱,便从东到西沿街走了一趟,回到丁字路口,只见微亮的马路上,一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卡车正在发动,恐慌极了的拼命跑过去,司机边开车边回答我,没等我听懂是往哪里去,就开走了,留下一个让我恨不得扒上去的后车厢的背影。路边一个做早点生炉子的,告诉我那车不去阿里,我才放下心来,转而关心地看着他把炉子生着。街上还是空荡荡的,远方的晨曦渐渐变得迷人,近处的人间烟火——我有点忘了是在阿里。

逛到天光大亮,我看见一辆吉普车开出了一个大院,便向站岗的战士打听,告知这车就是到阿里的,马上还要回来。我立即掏记者证,进大院,找人,两分钟搞定,同意带我。我回旅馆收拾行李,不声不响,动作迅速,有意不理阿芳。她惊跳着爬起来,又来那一套了,求我别丢下她。我实在甩不掉这种赖着我的人。那部队的小参谋问:她也是记者?我只能含糊应之。其实我是多余担心了。因为我听见这位参谋低声含笑向另一位军人说,来了两个压车的。我后来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在我和阿芳的座位后面,有两个大油桶,装满了柴油。多了我们两个坐车的人,可以增加重量,减少颠簸。可尽管这样,油还是颠出来不少,半路上两个军人将油桶卸给了什么人,换了空油桶上来,熏还是照熏,颠则更甚,经常把阿芳的头颠得碰到车顶,她太不控制,身体像个无知觉的包袱抛上抛下,倒也不娇气,惊叫过后,就咯咯地笑,把这当成枯燥旅途中的解乏节目。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